首页 > 产经频道 > 产业纵深 > 产业集群 > 正文

国产电影衍生品市场未见起色 产业发展留隐患

核心提示: 同时,曾虹山称,在放开制度同时,中国电影产业也应该着力于衍生品市场的拓展,给院线及发行方带来新的盈利空间。 姚荣宇也认为,衍生品市场往往可以成为发行方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 “只要形成带动效应,这个市场扩张速度很可能像现在的票房表现一样,前景不容小视。”

2

 

22日,元宵佳节,尽管并不是休息日,但电影市场依旧火热,票房大盘早早就冲破 1亿元大关。而综观整个春节期间(上映到正月十五),电影市场更是红红火火,其中《美人鱼》以超过 28亿元的票房创出国内单片纪录,《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澳门风云 3》的票房也均超过 10亿元。

“今年春节档(除夕到初六)全国电影总票房达 30亿元,同比增长 67%,这再次证明中国影视业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期。”23日,中诚顾问传播与文化产业分析师姚荣宇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在政策红利、院线扩张、互联网融合等利好因素的推动下,中国电影市场前景广阔。

不过,对于市场火爆,部分受访业内人士也有所担心,认为在市场供应规模(影视产品、院线网点)快速扩张的同时,产品平均盈利能力并未有效提高,市场在火 爆过后或将迎来惨烈的竞争。更有影视业投资人士认为,由于电影市场化的种种不足,在目前票房节节攀高的背景下,获益的也只有少数影视公司。

“与国外成熟市场相比,中国电影产业的衍生市场仍然未见起色,这给产业的发展留下隐患。如果能够有效刺激这一领域,对于影视文化业的持续发展,乃至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都可谓意义重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曾虹山说。

消费升级造就亮点

2015年,中国电影市场以狂奔的速度跑到了人民币 440亿元的规模,而上一年,这个数字是 296亿元。采访中,甚至已经有乐观的业内人士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国电影市场将达到 2000亿甚或更大的规模,这意味着中国影视将在未来 5年内实现平均 40%以上的高增长态势。

“一方面,在经历了经济快速发展期后,国民收入大幅提高、消费意识增强,对满足精神需求方面的产品 变得更为青睐;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本身正遭受下行压力,电影代表的文化服务业成为转型发展的亮点,国家政策有意推动,加上国内产业本身的积累,带动了中国 电影票房的持续繁荣。”曾虹山对导报记者分析。

据悉,根据国际经验,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 GDP超过 5000美元的时候,该国或地区居民的消费就将升级,其电影产业、文化产业、体育产业等泛休闲娱乐产业逐步进入爆发期。而在 2014年,我国人均 GDP就已达到 7800美元,消费升级正当时。

市场化不足

持续向好的票房,也令各界对国内电影产业的前景更为看好。海通证券的一份预测显示,预计 2016年中国票房将超过 600亿元,同比增长率超过 35%,观影人次将达 16.94亿;到 2017年,中国整体票房将超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且单片票房极限可达 30亿 -40亿元。

不过,业内人士对此的观点却并不一致,有人认为中国电影产业或将在后期迎来一场惨烈的竞争。

“现在入场的不少,但真正能挣到钱的不多。”国内某影视投资公司项目部负责人秦跃海对导报记者说。虽然近期高票房电影频现,但运作方背后多数都有大资本背景,这与市场的低门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秦跃海称,现在影视业面临的问题是,众多“新面孔”投资入场,令电影数量大幅增加,但每年能够获批上映的数量是 一定的,一旦未能上映则无法获得最为主要的票房收入,投资基本打了水漂。“实际上,这个行业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

据悉,此前天使汇创始 人兰宁羽就对影视业的投资表示了担忧。其认为,2015年上半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示立项的电影剧本有 1329部,此外还有大量的电影项目根本没能完成立项手续,但资金早在项目初期就需要进入,考虑到目前每年进入院线的国产电影仅为 200部左右,这些资金的投资成功率不到 10%。

而且即便上映,一些影片的票房也很可能遭遇“滑铁卢”。如此前百度推出“百发有戏”平台,曾推出过涉足影视投资的产品,但其挂钩的电影《黄金时代》票房惨淡,也令该平台变得黯淡无光;而阿里巴巴通过众筹推出的《魁拔Ⅲ》,同样也遭遇了票房惨败。

值得关注的是,被看作直接受益票房增长的院线,实际面临的经营风险也非常大。

济南某院线经理陈光就对导报记者表示,票房虽是影院的主要收入(占比 7成左右),但票房中有近 10%需缴纳专项资金和相关税款,同时还需根据分账比例将剩余票房中的近半数交付给片方,随后还要缴纳房租、水电、人力等成本,“特别是团购、会员制等促 销方式,都压低了影院收入,所以卖票收入基本入不了我们的口袋。”

导报记者采访中也了解到,由于影片大卖,不少发行方还一度提出提高其分账比例的要求,给院线经营带来更大压力。“现在广告、场地转租收入,以及毛利率较高的食品饮料销售,反而成为院线经营的希望。”陈光说,目前公司正着力推进影院的配套服务,以带来更多的附加收入。

但是要实现这一前景,还要克服观众流失的压力。姚荣宇就表示,快速扩张的院线规模,令国内影院的上座率普遍偏低,影响着院线的经营前景,“大家都在扩张圈地,却很少考虑过剩的问题。”

而导报记者注意到,这一“隐患”已然在个别影院公司出现。如浙江时代院线股份有限公司近期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就显示,该公司在湖北省共有 3个电影院,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分别亏损 194万元和 111万元。时代院线解释称,亏损主要原因在于周边影院竞争激烈,放映业务收入下降,以及影院租金成本及人工成本持续走高。

衍生产业待提升

对于上述问题,多数受访人士认为,解放影视产业制度束缚,推进影视衍生产业的发展,或是一剂良药。

“比如,在电影摄制和公映的审批上,是否可以进一步放权,以加快影视产品制作流程,提高资本投资效率。”秦跃海表示,目前审批等制约因素较多,阻碍了电影产业的发展,影响了社会力量进入电影产业领域的积极性,亟待在制度层面适度松绑。

值得关注的是,在去年底,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已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其中就包括下放电影摄制审批、电影公映审批等制度上的修改。

同时,曾虹山称,在放开制度同时,中国电影产业也应该着力于衍生品市场的拓展,给院线及发行方带来新的盈利空间。“在国外成熟市场,衍生品的收入可以高达电影总收入的五成以上,表现优异的甚至远超电影票房收入,但在国内,这一市场却几近空白。”

姚荣宇也认为,衍生品市场往往可以成为发行方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如迪士尼在世界各地商店里销售的各种角色人偶、玩具等,再比如皮克斯动画公司《超人特 攻队》的超人形象,仅授权范围就高达 300多种产品。“现在大家都想赚影视的快钱,真正考虑长远前景的并不多见。”他说。

不过,曾虹山也坦 言,衍生品市场的发展也需要克服诸多困难,研发制作周期漫长和最终产品销售难以预测等,都制约着相关公司的积极性。“一方面,中国可以通过推出适当的激励 政策,提高企业进入衍生品市场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应该加强产品版权等制度上的保护,规范市场秩序。”

“只要形成带动效应,这个市场扩张速度很可能像现在的票房表现一样,前景不容小视。”姚荣宇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光”系化名)

电影市场快速扩张的同时,产品平均盈利能力并未有效提高,市场在火爆过后或将迎来惨烈的竞争。如果能有效刺激电影衍生品市场,对于影视文化业的持续发展将意义重大 。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