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频道 > 品牌商道 > 商智院 > 正文

从王利芬到郎永淳 盘点央视的创业帮

核心提示: 1月1日,武卿在《新闻调查》的领导张洁也发微博说离开央视创业了,新方向是继续做新闻纪录的节目。另一位从央视出来的主持人王凯这么 告诉i黑马,在确定“凯叔讲故事”的商业模式之前,他曾仔细研究内容究竟该如何商业化。前 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去向没有和内容产品发生直接的关系。

一个曾隶属某大型组织,新晋“创业帮派”正在成型,它便是以王利芬、马东、黄健翔、段暄、武卿等媒体人为主要成员的“央视创业帮”,不久前加入的新成员则是张泉灵、郎永淳、张洁等。从同样的组织出来,他们身上会不会有某种相同属性?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又是否正去往不同的未来?

内容"拓荒者"

制片人王利芬是早期拓荒者,2010年便离开了央视,创办了在线教育优米网—那时还没有这种洋气的名字,而是“为创业者提供知识讲座的网站”,早期邀请过雷军、俞敏洪、李开复等 不少大咖录制过“创业课程”,商业模式采用会员付费收看。i黑马登陆网站发现,首页的一则滚动页面为“别告诉我你懂创业组织模式”的课程,录制时间是 2015年4月,观看人数1881人,单课价格为59元。不难看出,优米网找到了自己的受众和定位,但单课59元的在线视频内容很难说是正确的商业模式。

事实上,王利芬更以打造了《赢在中国》的IP为人熟知,这是一档请大佬点评创业者的商业真人秀视频栏目,也更符合王利芬之前在央视的制片经验。

同样是做内容,马东在文娱方向的创业显然比财经类有着更多的受众,形成收视优势再放广告,这是和电视台做节目时一样的逻辑。

马 东2012年从央视出来,之后加入爱奇艺,在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之前,他在这个平台也待了两年半。从离开爱奇艺到自己创办公司,他的决定也体现了平台和 内容之间的矛盾。马东在央视做过《文化访谈录》、《挑战主持人》,在综艺节目《挑战主持人》中,叮当和张绍刚两位评论员对马东的调侃成了节目一大看点。

有意思的是,马东的《奇葩说》沿用了这种方式,请了蔡康永和高晓松当评委,和当年的节目非常像。不同的是,网络节目有了更有意思的后期制作,当马东穿着苏格兰裙配白袜出现在视频中央时,后期字幕是“小朋友”,当某位美女进场时,他的头上也会出现内心戏字幕“好美”。

这是和央视完全不一样的玩法,但马东玩的没有违和之感,甚至黄健翔还在节目中评价“尺度这么大?”既然是纯内容的搞笑节目,便可以采取最原始的商业模式,用流量拉来广告主。去年,马东成立的公司已经获得创新工场史上最大一笔投资,前不久其又宣布和优酷土豆合作。马东成央视内容创业的代表。

由此,我们可以总结,财经类节目受众不广,不容易靠流量和广告变现,娱乐节目天生吸引观众,引资本热捧。那么,“央视创业帮”做其它节目又是什么情况?

体育在爆发,调查没市场?

黄健翔、刘建宏、段暄,CCTV 5的三位名人去向各不同。

去 年四月,i黑马报道“黄健翔创业动吧,要做体育界的Uber”,文中说,黄健翔准备和伙伴白强一起做一件体育界资源整合的事,用互联网技术整合球队、场地 等,文中提到黄主要负责“品牌和宣传”。不过,和“央视创业帮”师姐王利芬一样,黄健翔看起来还是更喜欢做内容方面的事,在他身上目前最受人关注的有两件 事:一个是侃球节目“足球黄腔”,一个是借微信公众号“黄健翔说”发表的足球评论文章。前者自去年5月开播,已经做了69期,后者2014年4月开办,最 早类似罗辑思维发送1分钟以内语音,5个月后改为图文推送,现在依然每天更新。可见黄老师真正热爱的还是表达事业。

“央视创业帮”的体育频道,是他一个人在战斗吗?

1月13日,段暄以“香蕉计划”的CEO身份出席某活动,并称“未来要做体游互动”,这是他首次以新身份在公众面前亮相。2015年底,他离开央视。

和 黄健翔一样,段暄也在央视待了很长的时间,有20年之久。在他的告别微博上,粉丝们借此机会缅怀了一下自己的《天下足球》青春记忆:“43岁的暄哥就站在 那里,深情的目光望去,满眼都是自己28岁的影子”。在上述活动中段暄表示“体育的春天来了,体游互动是我们公司的战略”,而启示他有此向往的重要原因有 “未来几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复杂,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游戏产业将会扮演生力军”,段暄说公司董事长“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而不仅仅把眼光放在挣钱 上面。”最后一句话如果是其它初创公司的董事长说出来是值得怀疑一下的,但由香蕉体育的董事长王思聪说出来就不会。

离 上次柴静“穹顶之下”刷屏已经有一年了,这位知名的调查记者还是以调查新闻的方式回归了大众视野。尽管这同时也被认为是一次成功的传播事件,但柴静接受采 访时透露,这次拍摄没有商业投资,而是她自出100万制作完成。一项基于环境污染的调查报道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相信柴静如果去创业了也不会缺少投资, 只是她会以何种形式继续下去,引人关注。

同样来自央视调查栏目《焦点访谈》,另一主持人武卿选择了创业。去年9月,在那篇阅读超过10万的 《告别焦点访谈,我创业了》的近万言辞职信中她说,离开央视前,自己做了很多的努力,甚至花费两个月时间写出“央视转型方略”,最后依然无果,选择离开, “不后悔了”。后来她加入企业家平台“正和岛”,差点参与一个金融项目,不过考虑并非所长还是没去。做过《索命麻醉》、《艾滋孤儿跟我回家》等调查报道的 她告诉i黑马,目前创业项目还得保密,她给了两个关键词,“深度”和“科技”的节目,她还首次透露了李善友为自己的投资人之一。作为创始人,她说现在自己 最需要关于战略和商业模式方面的知识。

1月1日,武卿在《新闻调查》的领导张洁也发微博说离开央视创业了,新方向是继续做新闻纪录的节目。i黑马问武卿如何看待此事,她回答“他(张洁)理想主义,有才华,走是必然。”

从内容到社群,“挣钱不丢人”

如果说做内容是媒体人创业的本能,那么罗振宇和王凯则是从媒体开始,走了一条社群经济的路。

罗 振宇是“央视创业帮”的成功代表,特点之一就是他已去掉“央视制片人”标签,而成为了“自媒首富”,成为“罗辑思维”的精神领袖。年初《时间的朋友》演讲 上罗振宇表达了一个前媒体人的商业思考:“只有挣到钱才能为传统媒体人的突围看到信心,因为你没有赚到钱就没有说服力。”B轮融资完成,估值13.2亿, 在商业模式上有着创新的罗辑思维却也迎来了史上最大一次争议,焦点来自他的商业模式:这样变现,可持续吗?

但据老罗自己说,他的会员们把未来二十年的跨年演讲门票都买完了。

会员制正在取代单一的广告,成为免费内容的重要商业模式,订阅、支付的行为在互联网里简单快捷,而这在各种流程都漫长得多的广电系统里是不可想象的。

“内 容收费这事儿挺不靠谱的,因为你创作内容的目的是传播,不是赚钱。在这上面哪怕定一分钱,都是和传播的本质相违背的。”另一位从央视出来的主持人王凯这么 告诉i黑马,在确定“凯叔讲故事”的商业模式之前,他曾仔细研究内容究竟该如何商业化。3个人的初创团队,一年多时间已经有60人规模。以讲儿童故事为突 破点的王凯没料到发展会这么迅速,据他保守估计,自己讲的600个故事在喜马拉雅上、荔枝、微信订阅号等各平台的收听总数已经高达2.5亿次,随之而来也 为“一个讲故事的微信号”带来了更多的尝试。和罗辑思维不同,他的社群“产品使用者”和“消费决策者”是分离的,这带来另一个可能的尝试:做亲子社群,围 绕妈妈和孩子的需求开发产品。

现在王凯也开始在电商和社群上有所尝试。除了音频节目,他也准备回归视频形式,开始在电视台演故事,而打造原创IP是可以见到的前景之一。

在走上这条单点突破到亲子社群的道路之前,王凯也做过两次创业尝试,一是刚离职时做的公益项目“爱心衣橱”,二是一档脱口秀节目“凯子说”,但直到“凯叔讲故事”,他才真正确认方向。

这也是一次关于内容和商业的摸索。

前 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去向没有和内容产品发生直接的关系。她选了一个离钱最近的行业,天使投资人。在某传媒活动上她表达了自己作为新晋投资人对“钱”的看 法:“只有能帮投资人挣到钱,我们才可能投进去钱,这是最合理也最道德的逻辑。”传统媒体人往往有文人属性,进行商业探索时常有关于“道德”的深层思考, 类似思考也在罗振宇身上发生过,他曾多次表达“挣钱不丢人”、“我是商人”等言论,但其实换一个语境,我们很少看到一个电商或者O2O的CEO说类似的 话。

张泉灵投什么领域?答案还是做内容的。前不久她发表演讲,称自己最看好“这四个领域”,几乎全是自媒体。在辞职信中张泉灵也隐隐说了一些担忧:失败又如何,不过是另一次开始。

综上,主持人、制片人们选择的新事业大多还是和内容有关。在曾经的组织中,他们打败众多选手,成为最佳人才,也曾是民众目光唯一聚焦 地,他们一同见证了电视媒介的兴盛与衰落。短短几年,媒体行业发生了迅速又巨大的变化,大平台被边缘之下,媒体人也在重新寻找着自己的价值。选择去哪儿, 找谁玩,怎么玩,成为考验局内人智商情商的难题。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